凤岗论坛

搜索
查看: 93|回复: 0

童年的回忆:打猪草《原创散文》作者:张子保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17-9-12 1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psb (1).jpg
家乡的八月﹐该是硕果累累的季节。

记得八九岁的时候﹐每天放学回家﹐书包往家里一丢﹐到厨房找好吃的﹐拿着菜包就往外跑去和小伙伴捉迷藏。我正往外跑的时候﹐母亲发现了我说﹕“贡献<乳名>﹐你往哪里跑﹐出去打猪草。你爸去赶集了。”“好咧”﹗我说着就到院子里右手拿起镰刀﹐左手提着菜篮子准备出去打猪草时。母亲却说:“镰刀生锈很钝﹐拿过来我帮你磨一磨”。母亲把磨石摆在南墙根儿﹐从压水井压了一盆水﹐就蹲在那里赤楞赤楞使劲磨。母亲一边磨一边蘸水﹐随着那沙沙的声响﹐镰刀很快就闪出寒光来。母亲小心翼翼地用手试了试那寒光的锋芒﹐把磨好的镰刀递给我。我邀上邻居小安、狗蛋一同去打猪草。
        我的家乡最南边有一大片鸡啄地﹐每年乡亲们都种了庄稼。乡亲们的家禽都往地里跑啃青﹐时间久了﹐乡亲们怕妯娌们发生口角﹐家家户户都在鸡啄地挖了两米多深的沟﹐搭上了泥巴墙﹐围墙上插满带刺的四季青。但还是挡不住家禽的侵入。乡亲们为了避免不伤和气﹐决定在鸡啄地上种植了一排排一行行的参天白杨树。白杨树两旁生长地菜﹐苦油菜﹐马苋菜﹐野燕麦等还有叫不上名的野草。放眼望去﹐参差不齐的绿油油野菜和野草﹐像是刚刚施过肥似的﹐我们高兴得手舞足蹈﹐心想要是今天能满载而归﹐定会得到父母表扬。
psb (2).jpg
​由于双手齐动﹐不到半天的工夫我们便割了一塑胶袋子猪草和一篮野菜。用手一提﹐沉甸甸的。小安﹐狗蛋也不甘示弱﹐争分夺秒﹐从未歇手﹐收获不错。你瞧他慌得差点把篮子碰翻在地呢。
      “  贡献﹐我们烧红薯吃吧﹗小安、狗蛋异口同声地说。“好”!我说。我们商量后﹐进行分工﹕小安望风﹐狗蛋捡柴禾﹐我朝红薯地跑去。
      不一会儿﹐我抱十多个红薯来﹐透红得红薯长得很结实。我把十多个红薯扔在小安脚下说:“架火烧着吃﹐可**香哩﹗”
  小安笑着问﹕“你挖谁家的红薯﹖”
   我说﹕“我也认不准﹐可能是老文金家的。”
  小安脸一沉﹕“你怎么偏挖他家的﹖”
   我说﹕“怎么就不能挖他家的﹖”
小安终归平静下来:“你不怕老文金闹腾﹖”
   我说﹕“吓死他﹐出了地头儿﹐敢和他耍猴儿﹐出了地边儿敢和他见官儿﹐他又没逮住咱﹐怕他个球﹖咱还说他偷了咱的红薯呢﹖烧吧烧吧﹗”这时﹐狗蛋慌慌张张抱着柴禾向我们这跑来。
         狗蛋点着柴禾烧红薯。不一会儿﹐一阵阵浓烟袅袅升起。初秋割草﹐在田野地里烧红薯吃﹐烧花生吃﹐是娃娃们一种乐趣﹐一种野趣。果儿熟了﹐再用野火一烧﹐吹着秋风吃﹐晒着秋阳吃﹐喝着堰里的水吃﹐再望着远远的青山﹐看茫茫大地﹐那就十分惬意舒坦。
        南沟里浓浓地升起一股青烟来﹐柴草烧在红薯上噼噼啪啪地响﹐我和狗蛋伸手去火堆里刨红薯﹐嘴里还唠叨﹕“丈母娘哎﹐烫死你闺女女婿了。”
        我手里拿着红薯﹐剥完红薯皮﹐就往嘴里送。狗蛋说﹕“贡献哥﹐吃慢点儿﹐这红薯尽是灰﹐看你把嘴都吃黑了。”我说﹕“还说我哩﹐你也不是吃了一个黑屁股﹖你等等再吃吧﹐我得解手去﹐解了手﹐擦屁股。”狗蛋说﹕“你真行﹐变着发子骂人”﹗
        太阳像新娘子一样羞羞答答的从云彩里钻了出来﹐太阳毒辣地炙烤大地。我们也吃了﹐也喝了﹐也玩了;狗蛋、小安和我拼命割草﹐草丛里散发出一种湿润温馨的气息﹐味道像烈酒﹐熏得我们飘飘欲醉。割了几篮猪草﹐脑门上的汗淌到眼睛里﹐蛰得生疼﹐我就脱了那件蓝色上衣。枯瘦的脊梁便闪出黄灿灿的光来。
        “贡献哥﹐我们那么热﹐去河里洗澡吧﹗”狗蛋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汗珠说。“好的﹐趁着大人没有下地锄草﹐看不见我们﹐马上下河去洗澡。”我斩钉截铁地说。我和小安、狗蛋就偷偷溜到小河边﹐“扑通”、“扑通”都钻进了水里。嘿﹐真痛快﹗像吃了块冰西瓜。我们在河里游呀、疯呀、扎猛子呀,打水仗。我们哪里是洗澡﹐分明带着像闹元宵夜似的那股劲儿﹐把小河里的水都荡浑了﹐整个河面都似乎滚动着我们无忧无虑的、欢乐的笑语。游累了﹐洗够了﹐我们就爬上岸﹐劈下一抱白杨树条铺在地上﹐然后再放一些青草﹐我们就躺在上面﹐耳听河水的流动﹐树上的蝉鸣﹐仰望蓝色的天空﹐浮动的白云、、、、、、凉风习习﹐多么的惬意啊﹗可我们光顾玩﹐猪草被太阳晒蔫了,又为半空的篮子发愁了﹐我们把猪草倒在河里泡上一会儿﹐再用手松一松﹐正好一篮子。于是﹐我们便高高兴兴地回家了。可时间一长﹐鬼把戏被父母揭穿了。想到这里﹐我不禁为儿时的天真、幼稚笑出了声。
psb (3).jpg
​我回家后﹐把自己打的猪草往猪圈一丢﹐两个小花猪“哼”的一声﹐摆着尾巴吃着猪草。还有一袋猪草放在院子。父亲表扬了我一番。不一会儿,我发现父亲的脸上“晴转多云”。我想:糟了﹐今天又要挨打了。
“你是不是去河里洗澡了?”父亲问我。“没有﹐我和小安、.狗蛋一起打猪草﹐没时间洗澡﹐你看我打那么多猪草﹐哪有时间玩﹖”我撒了个谎。“哼﹐哄得到你老爸﹐过来检查一下。”我想﹐洗个澡你都检查得出来﹐鬼才相信﹐便从容地走到父亲身边。父亲伸手在我腿上轻轻一抓﹐白色的条痕就出现了。原来﹐在河里洗了澡﹐一个小时左右只要身上没出汗水﹐轻轻一抓﹐就会有这种白条痕出现。
        这时的父亲“凶相毕露:“你狗日的还不老实!”“叭.叭”两巴掌落在我的屁股上﹐又从门外找了一根白杨树条﹐狠狠地抽在我的身上。“你这个臭小子﹐没长耳朵﹐跟你说了千百回﹐叫你不要到河里洗澡﹐你不长记性﹐河那么深﹐淹死你连尸体都找不到”。“叭.叭”!父亲的白杨树条又落在我的屁股上。我吓坏了﹐眼泪汪汪地向父亲作了“保证”才算过关。
        后来﹐邻居家的狗蛋来叫过我几次﹐我都不敢去了。有一天﹐二狗和他妈一起去洗澡﹐二狗和他妈再也没有回来了﹐他一家人沿着河边找了半里多路才找到两具尸体、、、、、、
        如今﹐父亲离开我六年了﹐为表达一个曾不听话的儿子对父亲的怀念之情和深深的敬意﹐我写下这些文字﹐如果父亲在天有灵﹐他会知道我对他的巴掌有多么的感激。
psb (4).jpg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你知道吗?凤岗论坛已有56148多位会员了,而且数目还在不断增加中。

客服电话

0769-87751365

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:30-17:30

点击咨询

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11-2015 http://bbs.fenggang.cc/bbs All Rights Reserved. Discuz!X3.2 粤ICP备11008240号-1   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